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明媚¢忧伤

我看青山多妩媚 料青山看我应如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是柳条 她自然会生姿 是红花 她自然会生色

网易考拉推荐

纤手  

2009-10-24 20:45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古龙在他的名著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里,一再写到主人公李寻欢的手。他说,这双手如果不是握着酒杯,那一定就是握着另一双女人的手。呵呵,我感兴趣的不是李寻欢的手——虽然那是一双多情剑客的手,但它主要是用来杀人的。我感兴趣的是被李寻欢的手所握住的女人们的手。

     女人的手无疑是这世间值得珍爱的不多的尤物之一。多情的古代文人们在他们的笔下,不厌其烦地描写过:“并刀如水,吴盐胜雪,纤手破新橙。”“几度试香纤手腰,一回尝酒绛唇光。”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咽。”而在我的生活中,我想说出感触过的关于女人的手的三个瞬间。

    化妆的女人的手。女人是天生的美学家,不会化妆的女人简直只能算是准女人,真正的女人在化妆上将展现她们惊人的天赋和创造力。在春天的有阳光洒进屋子的早晨,窗外的槐树上有鸟儿在欢叫,女人的窗前的梳妆台上化妆,囗红唇膏,眉笔粉底,各种男人们熟悉或不熟悉的物什在明黄色的梳妆台上一字排开,女人伸出手,像一个指挥有方的将军,一件件地抓起它们,在脸上细细地,小心地涂着,抹着,点着,如同在为一篇优美的散文加上标点。而这时候,窗外的花儿一定开了,一种淡淡的幽香和着香水的清雅将我唤醒:春天来了。我们正年轻。覆手为雨,反手为云。女人一双神奇的双手让生命的光彩,将在这个春天里闪烁出动人的异彩。

    弹琴的女人的手。可以想象,当女人纤细修长,带着一些苍白的十指在琴键上轻轻击打时,音乐便突如其来地响起来了。往往都是曾经感动过我们的那些曲子。女人在高大的琴的阴影里,黑瀑布似的长发垂下来,遮住了她的青春尚在或巳经不在的脸,我看不清她的表情,也看不清她的五官的轮廊,但我能看到她那灵巧的十指在黑黑白白,高高低低的键盘上疾走,行云流水的音乐就响起来了。这样的情景应该是在天气肃杀的秋日,女人的手指和手指间的音乐,必定能让我们重新怀想起少年时金属般的诺言,而青春就那么过去了,遥遥的,在音乐的那一头,在女人手指的那一头,女人偶尔会抬起头来,眼神迷茫,飘渺而沉醉,似与你怅然相望。给人一缕缕温暖,一缕缕苍凉。

    大词人贺铸在他的作品中曾深情地写道:“空床卧听南窗雨,谁复挑灯夜补衣?”思念逝去的妻子,不忆饮宴之乐,出游之美,独忆灯下妻子挑灯补衣,这种情形很容易就想起母亲那双补衣的手,夜雨潇潇,那多是初冬的季节,天气冷了,凝了。记忆里依稀妈妈坐在灯下为我们缝缝补补,父亲则坐在一旁浅饮小酒抽着烟,袅袅上升的轻烟之间,皱纹已细致地爬满妈妈的脸。不动生色的时针剪着日子,一天,两天,一年,二年,一百年……两人说着无关紧要的闲话,记忆中,那几年我夜班多,父母亲都是这样等着我的归来。一晃这么多年已过去,父亲巳变作了山上墓碑上的字。母亲还常常伤感遗憾,没能陪他在夕阳下多走几程,没能在缠绵病榻的日子,送上汤药。

   就这样,在女人的手轻轻挥动的三个瞬间,我和母亲同缅怀。女人的手是我们永远无法读透的一本书,是一个自童年时起就不断重复的梦。一个梦中的花园或港湾。母亲常唠叨,如果有来生,一定要和父亲搀扶牵手慢慢走。母亲的话让我倍感深刻,温暖。

    有一个凝重而伤感的词语叫——牵手!

纤手 - 明媚¢忧伤              - 明媚¢忧伤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