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明媚¢忧伤

我看青山多妩媚 料青山看我应如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是柳条 她自然会生姿 是红花 她自然会生色

网易考拉推荐

惜 红颜  

2009-09-07 23:00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含烟不是动作,是一个名字,应该属于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 这样染着香气的字,叫芳名。她可以姓林,可以姓江,当然最适宜姓柳了。

     叫这样一个名字的女孩,最早,也顶多只能生于晚唐。和杜牧一辈中的谁谁有过寒夜的一次小酌。最晚,也可以活到民国三四十年代,陪张爱玲品过英式午茶。之后,酒冷茶凉,便香消玉殒了。

     我偶尔怀疑,这样一个名字,是否真的一度存在。但翻检几册前清轶书,又确确乎隐约见到了那些从容澹定的足迹。像雪野狐雁的爪痕,轻浅却也清晰。在一些半醉半醒的时分,我恍惚看见那一袭陈旧而不失清丽的华衣,仍旧笼着一道残阳,在阶前扫叶,在炉上煮茶。秋已很深了,茶却仍是明前的茶,从清转黄,仿佛季候,亦仿佛颜色。

    想象中的她,生于江南某个小镇,中等人家。在临水照影的温软日子里长大,吟得诗词,鼓得丝弦,也懂得点书画,笑容清浅的,像茶,却不常有。多数的时候只静静地成长,落花般散去一冬一夏。

    天妒红颜,这样的女子不是有命无运,就是时乖岁寒:后来或遇人不淑,或遭逢乱离:暮去朝来,萧然一身了,只剩下这祖传的一套紫砂,在篷屋的尘烟中,隐隐保持着一分遥远的尊贵。偶尔在青灯下取出,像抚摸一段岁月,然后燃起泥炉,在殷殷如血的枯炭之火听泉水被灼伤的呜咽。再从蜡封的陶瓶中撮起一勺香片,像取出一个偷偷储存的春天,置入壶中,看这些洁身自守的叶芽在沸水的滋润中渐次开放,恍如青春重现而一夜舒展。一壶茶在她清瘦的掌中所完成的隐喻,骤然使其生出一种受伤的隐痛,她原来镇定的目光忽然被一盅茶浸湿,霖霖欲雨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代自有一个时代的造像。在黄昏的茶肆中,我静静地坐在这幽静的茶吧里,被墙上那女子深深地吸引住了。我为内心所构思出的关于一个前清女子的形象而怅然若失。我仿佛看见一个孤独的背影,在洗尽铝华的岁月深处渐行渐远。

   一个独自煮茶的女人,一个清夜品茗的女人,在浮华世界的背后寻找到这种神奇的液体并从此引为知音,且唇齿相依的度尽余生。只有她,才真正懂得了茶的滋味,才在茶中品得出生世的况味。

   我已无法在我所处的时代,与这位姑且名为“含烟”的女子邂逅于坊肆灯火之中了。在这个城市,我看见成双成队的女人川流不息在超市和酒吧茶吧,无所事事时也显得奔忙倦怠,无论是怎样优雅和娴熟,也无法达到那种气质和境界的协调。烹茶,这一简单的方式如同远古的冶铁术一样,仿佛失传巳久,再也无从追索了。我也只能在这样一个茶醉的薄暮,向壁虚构一位异代知己,并在心中默默地怀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隔世红颜 - 明媚¢忧伤              - 明媚¢忧伤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