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明媚¢忧伤

我看青山多妩媚 料青山看我应如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是柳条 她自然会生姿 是红花 她自然会生色

网易考拉推荐

伤怀之美  

2007-10-11 12:24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伤怀”是个很美的词,它不一定需要什么特定环境,常常就那样袭来。

没有任何征兆,常常是被一部片子的灯光,对白或者什么,也不说感动,口琴声断续淌过,那种氛围中明明知道是场戏,然而,仍会想落泪。也许就因为它只是场戏。

有时是在江南小城老家的黄昏。

烟火气从每扇亮灯的窗后透出,一人在暮色中,向环绕着小城的层峦叠障望去——那年还小,外婆和爸爸还健在,一晃这么多年已过去,他们己变作了山上墓碑上的字

有时是在深夜的火车上。

在铁轨的震颤中火车驶过乡村城镇,远方灯火寥落有如星子,失眠的上铺总在不停翻身——白天看来他就心事重重。

火车与另列车交汇时发出风被挤压的巨大声响,去南方看望女友的年轻男人在过道处整夜吸着烟。

有时想起多年前的一个人,以为忘了,所有细节却清楚浮现。想着自己说错许多话,可是没有机会修改,对方像水珠一样消失了。

伤怀,像好容易找到个借囗,可以奢侈一下——难道不是吗?平常我们都充着气,以减少碰撞的疼痛,但总有一刻,会泄露软弱。因为软弱而伤怀。

从里到外都坚硬的人,也许会慢慢变成化石。

伤怀就像管风琴在空旷的教堂奏着干净的音色——我愿意为冬夜岑寂的街道细小的雪花而伤怀:为车站异乡人简陋的流浪铺盖而伤杯:为空虚的下午流过的思念而伤怀:为北风刮过一地废弃的车票而伤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